用户名: 密码: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开课 > 风雨沧桑相思埭
分集列表
 第1-3集 
第01集
第02集
第03集
相关推荐 Recommend
节目信息 收藏

责任者:

其他责任者:

馆藏号:

简介:

       相思埭又称桂柳运河,位于临桂县境内,是在排水河道的基础上用人工开凿的。因为由分水塘起,水往东西两面流,分离后不再相遇,故名为相思埭。它是联系漓江支流良丰江和柳江支流相思江的人工运河,全长约 15公里。史料记载,相思埭的开凿是在唐朝的长寿年间,到了清朝,相思埭上运输最繁忙,对这一水利工程的维修也十分频繁。
       据唐教授分析,唐朝时期,黄河流域的社会经济空前繁荣,相比之下,西南边疆地区的社会经济则相对孤立封闭,处于落后的状态。于是,统治者决定开凿相思埭,扩展水路运输系统,以增强对西南边疆的控制能力。
       到了清朝,原因就没那么简单。唐教授说,在清朝初年,西南是反清力量最集中最活跃的地方。与此同时,当地的少数民族因不满清政府的某些政策,不断发动武装起义。所以,大力维修相思埭,最主要的原因是遏止反清力量,制止内乱,安定边境。
       尽管修筑相思埭多是出于政治考虑,但是客观上,也有利于西南地区经济的发展。这一水利工程的建成,综合利用了水资源,既加强了灌溉两岸农田的能力,也方便了航运。运河开通前,桂林至柳州的水路运输,七拐八拐,航程近千里,运河开通后,缩短到 300里,广西、云南、贵州等地丰富的矿产资源,也容易运出去了。

       相思埭带来了社会的繁荣
       熟悉历史的人,都会知道这样一个常识,就是古代农业文明经常是和河流联系在一起的,有充足的水源用于农田灌溉,河流两旁的居民繁衍生息。相思埭流域的情况也不例外。
       唐凌教授说,这条运河修筑好后,对方便百姓经济往来、稳定西南的政治,功劳非常大。比如在沿岸地区就哺育了很多家族。清朝初年大量移民来到桂林地区,其中一些家族和相思埭形成了相互依存的关系。
       他举例说,雁山区竹园村的居民是相思埭守陡人的后代。其先祖刘梦侯为江西吉安人,清初来到桂林,奉命守陡。他的三个儿子长大成人后,都以守陡为生。随着相思埭地位的日益提高和作用的日益重要,需要守护的陡也越来越多,地区分布也越来越广,因此,该家族从竹园村不断地分化,分别到相思埭的不同区段守护。现在雁山区的社门岭村、刘家村,临桂县的西陡门村等,都是由竹园村刘氏家族分出的支系建立的。
       人多了,自然而然就形成了圩镇。根据唐凌教授的研究,雁山镇、柘木镇既靠近桂林,又靠近相思埭,可谓是清朝时期桂北地区的商业连接点。乾隆以后,这些圩镇在相思埭运输业及商品经济的推动下获得了较有利的发展机遇,码头、商铺不断增多,人口不断增多,主要街道还出现了体现岭南经济和文化交融的“骑楼”。
       “我把运河看成一个文明系统。农业文明核心的核心是运河,外围有村庄、家族、圩镇。因此谈论运河的价值,不能光看这条河,它只是一个支撑,我们要懂得多方联系。比如灵川的大圩尽管没有通相思埭,但仍处于一个运河的文明系统,因为相思埭最终通到了漓江。”唐凌教授的一番分析,入情入理,让人信服。

       相思埭衰落的原因有哪些?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如今的相思埭已不复有旧日繁华模样。近年来,唐凌教授带着学生 14次考察相思埭,拍回的照片在讲座上一放,那些景象是萧瑟的。
       在我国的人工运河中,相思埭的使用寿命是比较短的,使用最多的时候就是清朝。为什么会这样?究其原因,最容易想到的是交通工具的更新。相思埭靠近桂林和柳州,近代以后铁路和公路一修,航运业被铁路交通运输业取代,运河的功能弱化了。
       学者的眼光看得更远更细。经过大量的实地考察和资料研究,唐凌教授说,造成相思埭衰落的其他原因,包括清朝在修筑和管理相思埭上有多项失误,使得运河两旁的大量开发破坏了自然生态,影响了运河的使用寿命。
       清朝修筑相思埭有哪些失误呢?唐凌教授分析了三条。首先,维护相思埭的组织基础非常脆弱,陡夫每人每年 6两的工食银难以让其全力护陡。平均每陡相距约 1公里,即使陡夫发现了险情,凭一两个人的力量也难以及时进行修筑。其次,相思埭是移民最集中的地区之一,争夺土地、林木,无序开垦、放牧的现象,造成相思埭地区的蓄水能力减弱,地方没能力协调解决。
       更重要的是,相思埭运输要畅通无阻,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两岸地区的人是否能根据社会的发展变化不断更新思想观念,改变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这是无形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因素。可惜,相思埭两岸的文化教育设施严重缺失。
       “运河曾为当地造就了繁荣的农业文明。但是,在文化教育落后的情况下,这种文明却成为区域社会经济发展的一种包袱。”唐凌教授得出这样的结论,多少让人觉得有些无奈。

       相思埭的价值在哪里?
       相思埭从唐朝开凿,历经 1300多年的风雨沧桑,本身就是一部历史。在讲座中,唐凌教授讲得最大声、最动情的一段是关于相思埭的价值,这大概是作为一位历史研究学者,需要传达给听众的一种对于文化遗产的态度:那就是尊重和珍惜。
       在他看来,相思埭是我国封建社会中后期中央和地方联系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纽带。如果没有相思埭,中原跟我们这个地方交往,尤其是通过柳州往下走,就很困难。随着运河的开通,人流、物流、资金流等等开始畅通,中原地区很多人才包括管理人才都来了,他们带来的先进制度和先进理念,在非常大的层面上改革了这个地方的社会结构。
       不仅如此,相思埭还是文化与自然的有机结合体。和灵渠相比,相思埭的科技含量和建筑水平远远不及,但是论人和文化的融合,唐凌教授觉得相思埭要略胜一筹。他向听众展示了很多桥的图片,与自然环境非常协调。“河床、河岸、码头、水井都是组成运河的因素,在这些方面,灵渠的人工痕迹比相思埭明显得多。”
       唐凌教授强调,相思埭最重要的价值,在于对探索农村发展道路的重要意义。放眼中国乃至世界,一旦走入工业时代,运河地区一般都从辉煌走向了衰落,这是一个规律。但是运河的优势资源枯竭了,并不意味着落后成为必然,现在相思埭具有非常丰富的旅游资源,闸口、村庄、民俗、风情等等,都很有看头。
       因此,对于相思埭的未来,唐凌教授认为,它是一种可贵的物质文化遗产,承载着国家和民族的历史记忆,不好好保护,这段历史记忆就有中断的危险。怎样保护呢?他说,只有发展性的保护才是真正的保护,近期和中期都可以考虑开发相思埭的旅游资源。

       2008-1-7 8:50:00 来源: 桂林晚报 作者:记者陈远岸,庄盈

热门视频 Hot
明朝的宗藩
2017-06-01